菠萝蜜app最污视频最新无弹窗

0 Comments

说完那一番话后,我又大概的跟闻人菩萨聊了聊我之后的一些计划。不得不说,他的反应让我有些感动。没有半点劝慰,也没有半点阻拦,反倒是有种支持我的意思。“实在是玩不动了,就跟和尚我说一声。”闻人菩萨低声道:“只要我出面保你,除了旧教那些疯子之外,没人敢动。”“谢谢了。”我笑道,发自内心的跟闻人菩萨道了谢:“您对我的恩情,对我们沈家的恩情,我都记在心里,说这些话可能有点客套,但不能不说啊,我是真的……”“咋了?”闻人菩萨一瞪眼:“你是拿和尚我当外人看呢?”“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我说到这里,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假装很淡定的说:“有你支持我,真的挺开心的。”闻人菩萨跟我的关系,倒是没有那种亦师亦友的感觉,反倒像是一个家里长辈,对待晚辈后生那样的慈祥。原先还有些难受的心情,此刻也恢复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不禁变得更真切了。“在来之前,我还以为你会一蹶不振很长一段时间,毕竟从小带你到大的爷爷走了,但没想到啊……”闻人菩萨笑着,颇为赞赏的看了我一眼:“你走出来的速度倒是挺快,出乎我的意料了。”听见这话,我稍微愣了一下,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种茫然。是啊。按照我原来的性子来看……想要从老爷子身死的阴影里走出来…….应该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就算是走出来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里就冷静成这样。“我好像缺了一些东西。”我喃喃道。“你缺了一些东西?缺什么了?”闻人菩萨有些纳闷的看着我,似乎是没明白我的话。我想了一会,本打算给闻人菩萨一个具体点的回答,但无论怎么想,我都想不到一个合适的答案,只能作罢。说实话,我自己的身子是什么样的情况,我比谁都清楚。自打海南一行,我的肉身就产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变化,或许这跟九螭神有关,也有可能是大脑怪之前给我种下的果,现在慢慢被我吃了下去。就平常的时候,我看着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这点我也清楚。但在某些特殊时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好像比普通人更容易出现波动。情绪失控,情绪崩溃,这种种现象都出现过不少次了,但与之相比,我能够强行让情绪平静下去的次数,也不算少。特别是那种濒临崩溃的时刻,情绪却很突兀的平静下来,如同一潭死水……那样的变化,在事后,都会让我不由自主的产生恐惧。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状态,绝对不是。我自认不是一个正常人,但我也不想变成那样冰冷无情的怪物……就像是现在,我很想抱着老爷子他们的尸首再哭一阵子,痛哭流涕的再嚎几嗓子,但我却发现自己做不到了。不是害怕丢人现眼,是真的……没那么难受了。“世安?”忽然,陈秋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打了个冷颤,很快就从那种发呆的状态里恢复了过来。此时此刻,陈秋雁跟闻人菩萨都在看我,表情里满是担忧,似乎是察觉到什么了。“你的状态不大对。”闻人菩萨皱着眉头,很凝重的说:“情况好像变得更糟了。”“有吗?”我挠了挠头:“我感觉跟以前差不多啊。”闻人菩萨没再说话,猛地一伸手,拽住我的右手腕,帮我把了一会脉。很快,他的表情就变得更难看了。“你的心跳频率怎么这么慢……虽然脉象浑厚……但这也太慢了啊…….”闻人菩萨喃喃道,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摇摇头,不动声色的把手抽了回来,往下扯了扯袖子:“闻人前辈,我到现在还是有一点没想明白。”闻人菩萨也能感觉到我是故意岔开话题,便不再追问,叹道:“你说。”“听司徒他们的意思,好像运走我爷爷的尸体,是上面的要求。”我低声道:“但那些人肯定不是傻子,不会做没有意义而又能刺激我的事,所以这件事肯定有猫腻。”闻人菩萨皱着眉想一会,摇摇头:“他们应该是想从你爷爷身上发现什么。”“我爷爷身上?”我疑惑道:“是不是想拿我们沈家的落恶子去搞科研?”“不清楚。”闻人菩萨叹道:“就我感觉,应该不是什么好事。”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在前不久,司徒给我们拿烟的时候,丢给我的那个烟盒虽然是密封好的,看似跟原装的没什么两样,但入手的重量却很明显的重了许多。里面应该是藏着一些东西,而且这些东西,是司徒不想让外人知道的。我想到这里,忙不迭的从兜里把烟盒摸出来,三下五除二的拆开。就在我准备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时,我脑子里忽然闪了一下,动作也不禁变慢了些许。现在的沈家正处在风雨飘摇之时,老爷子的死讯也传遍了大江南北,肯定有不少眼线在这一片藏着……“秋雁,帮我拿着伞,我点个火抽支烟…….”我说着,从烟盒里拿出来一根烟叼在嘴里,在把烟盒塞回兜里之前,手掌轻轻一盖,不动声色的就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手心里。之后又点上烟,抽了两口,没有露出半点破绽。藏在烟盒里的东西很小,刚打开包装的时候我就看见了,是一块只有拇指大硬币厚的玉佩。那玩意儿应该是苗武人的,我记得很清楚,这东西一直都挂在他的拐杖上。司徒给我这个干什么??如果是想拿给我作纪念,算是苗武人留给我的一点念想,那也没必要送的这么隐秘啊。我脑子里飞快的琢磨着,小拇指微微弯曲,在玉佩上磨蹭了几下,很清楚的能够感觉到凹凸不平的纹路。“不对……我记得这块玉佩就是装饰用的……上面应该是光滑无瑕疵的…….怎么会有纹路…….”我心里嘀咕着,又用小拇指磨蹭了几下。这一次我就确定下来了,得到了一个新答案。玉佩上凹凸不平的不是纹路,好像是字。我把玉佩塞进另外一边的裤兜里,又大大方方的重新摸了出来,当着陈秋雁跟闻人菩萨的面,翻看了几下。如我猜测的一般,玉佩上确实刻着字。没有标点符号,就五个连着的字。“有内鬼报仇。”从字迹上来看,这应该是苗武人的手笔,我见过他写字,绝对不可能认错。在刻这几个字的时候,情况应该很不乐观,我能感觉到那种匆匆忙忙火急火燎的意思。“你找到的?”闻人菩萨问我。陈秋雁倒是没说话,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低下头抚摸着爩鼠的小脑袋,一声不吭。“是啊,留个念想。”我笑道。从这五个字来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有内鬼来报仇。二是:有内鬼,给我们报仇。无论如何,内鬼应该是有的,而且能被老爷子他们称之为内鬼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听说这次带队来灭你们沈家门的先生,是让旧教的两三个先知带着来的。”闻人菩萨低声道:“不算偷袭,是光明正大的找你爷爷斗法。”“您听说的?”我问。闻人菩萨嗯了一声。“您信?”我又问。闻人菩萨笑了起来,不再多说。“如果是那样,那就牵扯不到鬼了,应该是有别的……”我说着,将玉佩攥紧在手心里,脑子飞快的运转了起来:“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我得找当事人问问才行。”“你是说…….”“是啊,最简单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只是情况太突然搞得我们都忘了而已。”我笑了笑:“招个魂不就知道了?”葬鬼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