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女演员林予曦

0 Comments

  空氣的氣息,漸漸的變得異常古怪起來,就在我整個人都感覺異常不安的時候,門口傳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葉淺溪,淺淺哭瞭。”歐冽淡淡的嗓音,在病房門口響起,我在心裡暗叫一聲糟糕。我怎麼知道,歐冽竟然會帶著孩子出現在門口?這個倒黴催的……歐冽究竟是想要做什麼啊?“歐冽,你孩子哭瞭,找葉淺溪幹嘛?還有,你叫誰淺淺?”霍冷鬱火爆的沖著門口的歐冽怒吼起來。歐冽邪肆的抬起那雙桃花眼,拍著懷中的歐淺,嗤笑道:“霍冷鬱,我告訴你,別以為葉淺溪是你一個人的,葉淺溪同樣也是我孩子的母親。”“你說什麼?”霍冷鬱將目光從歐冽的身上移開,落在我的身上,我被霍冷鬱用這種駭人而森冷的目光盯著,頓時感覺頭皮一陣發麻。“歐冽……你夠瞭。”我還以為歐冽已經放棄瞭,沒有想到,歐冽竟然還是心中不爽非要過來鬧霍冷鬱。“難道我說錯瞭?葉淺溪,這個孩子,可是有你的血緣和基因。”歐冽唯恐天下不亂,大步走進我,很自然的便將懷中的孩子,放到我的手中。我看著躺在我懷裡,一直在哭泣的淺淺,僵著手,心疼的安撫著他。“淺淺乖,不哭瞭,媽媽在這裡……”糟糕,我怎麼一個順口以為自己在安慰玥玥。“葉淺溪,這個孩子是怎麼回事?”霍冷鬱聽到我主動承認自己的身份,炸毛的從床上一下子蹦起來。我看著霍冷鬱滿臉陰沉沉的樣子,又看瞭看不遠處嘴角含著些許玩味的歐冽,眼角猛地一抽。歐冽……你可以不可以在混蛋一點。“霍冷鬱,你難道剛才沒有聽清楚?這個孩子……是我和葉淺溪的。”歐冽輕佻眉梢,似嘲諷一般,對著霍冷鬱冷笑道。霍冷鬱目光陰狠的盯著我看瞭許久,伸出手,將我懷中的孩子拎起來。“霍冷鬱,你瘋瞭。”我看著霍冷鬱粗暴甚至是冷酷的動作,有些著急的對著霍冷鬱大叫道。霍冷鬱冷冷的看著我,聲音冷瞭幾分道:“告訴我,這個孩子,究竟是怎麼回事?”“歐冽……用我的卵子……和他的……制造出來的……試管嬰兒。”被霍冷鬱這個樣子看著,我知道沒有辦法隱瞞下去瞭,無奈之下,我隻好戳著手指頭,結結巴巴道。霍冷鬱的眼睛倏然寒瞭幾分。他揚手,便要將手中的孩子扔到地上,我嚇出瞭一身冷汗,歐冽上前,一把將孩子抱過來,面色陰鬱的看著霍冷鬱嗤笑道:“霍冷鬱,你敢動我的孩子,就別想要活著離開英國,你以為這裡是京城嗎?”“歐冽,我殺瞭你。”霍冷鬱雙眼赤紅,怒火沖沖的朝著歐冽撲過去,看著霍冷鬱那副陰暗嗜血的樣子,我有些被嚇到瞭,上前一把抓住瞭霍冷鬱的手說道:“霍冷鬱,你冷靜一下。”“冷靜?你讓我怎麼冷靜?”霍冷鬱滿眼火氣的對著我怒罵道。我看著霍冷鬱,又看瞭看歐冽,有些無奈道:“歐冽,我求你瞭,好不好。”歐冽這是故意的,他究竟是想要做什麼?“葉淺溪,你看看霍冷鬱這幅樣子,不如離開霍冷鬱,和我在一起,反正我們兩個也有瞭孩子。”歐冽輕佻眉梢,對著霍冷鬱嗤笑一聲道。“歐冽。”霍冷鬱的怒火徹底被點燃瞭,他對著歐冽怒吼瞭一聲,便要朝著歐冽撲過去,看著霍冷鬱這幅樣子,我有些被嚇到瞭,立刻上前抱住霍冷鬱的腰身道:“霍冷鬱,你身上還有傷。”“歐冽,你先離開好不好?”歐冽做這些事情,我也很無奈,可是,孩子都出生瞭,我總不能將孩子摔死吧?已經發生的事情,不管怎麼樣,還是發生的,我也很無奈。歐冽摸著懷中孩子柔嫩的臉頰,淡漠道:“葉淺溪,我會和孩子一起等你回到我們的身邊。”歐冽的話,讓我心中無比的復雜,歐冽帶著孩子離開之後,我的心情無比的復雜和難過。霍冷鬱瞇起眼睛,將我按在床上,一雙滲人的眼眸,翻滾著一層駭人和冷酷之氣。“葉淺溪,你他媽的給我說清楚,那個孩子,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我剛才已經說瞭。”我看著霍冷鬱怒火沖沖的眼睛,頭疼不已道。霍冷鬱松開我的手,搖搖晃晃的躺在床上,蒼白俊美的臉上,不帶著絲毫的感情。“歐冽……我一定會殺瞭他的。”“霍冷鬱,他救瞭我……很多次。”我趴在霍冷鬱的身上,淡淡道。霍冷鬱一句話都沒有說,可是眼神卻越發的陰鷙。對於任何一個男人來說,自己的老婆有瞭別的男人的孩子,雖然這個孩子是以這種方式生出來,但是孩子畢竟有著我的血液,霍冷鬱會心情不爽也可以理解。“他……隻是太偏執瞭。”我親瞭霍冷鬱的嘴巴一下,討好的摸著霍冷鬱的胸膛道。我擔心霍冷鬱這麼生氣,會傷害自己的身體。霍冷鬱抓住我的手,目光兇狠的對著我冷酷道:“我不管他怎麼樣,總之,我和他勢不兩立,還有那個孩子,我一定不會放過。”歐冽和霍冷鬱兩個人的關系,再度變成這個樣子,我心中也是非常無奈。……霍冷鬱因為歐冽對我做出那麼過分的事情,氣的一直在生悶氣。本堂的傷勢也好瞭,看到我和霍冷鬱和好瞭,也很開心,還將我出事時候的那些事情和我說瞭一下。原來在我出事之後,歐冽放瞭一具偽造我身份的屍體,所有的檢驗都證明那具屍體就是我本人,可是霍冷鬱一點都不相信,他每次去墓園,都會將我的墓碑砸掉,然後又讓人重新立,周而復始,霍冷鬱一直覺得,我還活著,而這個時候,霍心突然出現瞭,霍冷鬱過來英國,是因為有人說在這裡見過我的蹤跡,霍冷鬱才會過來,沒有想到,會遇到霍心的人,遭到擊殺,差一點就死掉。“那個霍心,很厲害嗎?”我看著本堂,有些擔憂道。“霍心原本對霍傢的怨恨就很大,隻怕背後的勢力也是我們沒有辦法預估的。”本堂隻是對著我,簡單的說瞭一下。聞言,我的心中頓時一陣擔憂:“那……玥玥現在在什麼地方?”“小少爺在霍傢,有米莉莎小姐陪著,會沒事的。”一聽到米莉莎這個名字,我的心情有些不爽起來。“等霍冷鬱的傷好瞭一點,我們就回去吧,我很久……沒有看到玥玥瞭。”不知道玥玥看到我,還認不認的出來?玥玥有沒有胖瞭?最近有沒有吃的好?這一切,我都有些擔心。“夫人隻要好好的待在老板的身邊,我相信,老板的傷勢,很快就會好的。”本堂的話,讓我的心下一陣復雜。歐冽自從那天帶著孩子過來之後,就沒有在過來挑釁霍冷鬱瞭,霍冷鬱面上雖然還非常不爽,卻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日子就在霍冷鬱養傷的時候,漸漸的消失。在霍冷鬱養傷的第二十天,一直沒有出現的歐冽,突然派冷血過來找我。冷血過來的時候,我正在陪著霍冷鬱,給霍冷鬱喂湯喝,冷血過來,霍冷鬱第一個發現的,看到冷血,霍冷鬱倏然不客氣的讓本堂將冷血扔出去。我看著霍冷鬱那副冷酷的樣子,立刻上前阻止:“本堂,別。”“葉淺溪。”霍冷鬱見我幫冷血說話,原本就不好看的臉色,更是彌漫著一層淡淡的陰鬱。我看著霍冷鬱露出這幅樣子,有些頭疼的上前道:“冷血過來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的,你先冷靜一下。”“夫人,我有事情找你。”冷血看著我,恭敬道。一聽到夫人兩個字,我頭皮發麻,心下頓時一陣心虛起來。霍冷鬱隻怕要炸毛瞭。果然,霍冷鬱聽到冷血竟然這個樣子稱呼我,一張臉,倏然冷瞭幾分:“你他媽的腳霍冷鬱叫什麼?有本事你再給我叫一遍?”冷血目不斜視,似乎一點都沒有受到霍冷鬱的影響,依舊一板一眼道:“夫人也是我們少爺的妻子,是我們小少爺的媽媽。”“本堂,殺瞭他。”“霍冷鬱。”我有些生氣的看著霍冷鬱,阻止霍冷鬱這個決定。霍冷鬱見我維護本堂,原本難看的臉色,更是冷瞭幾分。“本堂,你先陪著霍冷鬱,我先和冷血出去談事情。”看著霍冷鬱難看的臉色,我頭疼的不行。霍冷鬱現在就像是火藥桶,稍微點燃就會發生很嚴重的現象。我讓冷血跟著我出來,走到走廊盡頭的時候,我才看著冷血道:“冷血,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瞭?”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冷血絕對不會過來找我的。“小少爺生病瞭,一直在哭,少爺說,你能不能過去照顧一下小少爺。”“怎麼生病瞭?”對於歐淺,我心中多少有些難過,我看著冷血,擔憂道。冷血搖頭道:“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隻是今天早上就發現小少爺發高燒,現在一直在哭,少爺希望你可以過去看一下小少爺,就算是你不希望小少爺出生,可是,畢竟,小少爺也是你的孩子。”冷血的話,讓我心下一陣復雜起來。我捏瞭捏拳頭,深呼吸一口氣道:“我知道瞭,我等下就過去歐傢。”冷血離開後,我走進瞭霍冷鬱的病房。愛如死局,無路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