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大体

0 Comments

这个时代除了李牧之外,估计其他人都还没有意识到体育产业的价值,哪怕全美汽车拉力赛和职业橄榄球联盟已经开始表现出强大的吸金能力,很多人也不会把体育当做一个事业看待。李牧肯定知道体育产业的价值,或者说文化娱乐行业的价值,和辛辛苦苦从事制造业相比,文化娱乐的钱简直不要太好赚,看看春田公司现在的规模,就知道文化娱乐赚钱有多快。当然这个钱也不是好赚的,司徒雷和楚无双他们以前在旧金山穷困潦倒,有了李牧的庇护这才能大展手脚,要是没有李牧的支持,春田公司就算能打开局面也守不住,会被洛克菲勒他们吞的渣子都不剩。随着全美汽车拉力赛和职业橄榄球联盟的规模越来越大,李牧也需要有人专门盯着这一摊,以前全美汽车拉力赛和职业橄榄球联盟实行的都是职业经理人制度,这个制度不是说不好,但是不够贴心,李牧想看看梅森能不能向管理方向发展,可以的话最好,不行也无所谓,只是一个尝试罢了。吉米他们的动作还是很快的,刚刚进入清国境内的时候,吉米他们还小心翼翼,把清国边防军当成是平等的对手看待。很快吉米他们就发现没有这个必要,不客气的说,虽然雇佣兵上不了台面,但是要论个人技战术能力,哪怕是美国的正规陆军,也不如雇佣兵们技战术能力娴熟,清国的那些边防军就更不在话下,按照吉米的话来说,根本就连法国人在安南组建的殖民地军队都不如。这应该算是太平洋公司的报复行为,所以吉米他们就从向移民队伍发动袭击的哨所开始,从西往东开始逐个清剿,短短二十天之内,吉米他们就攻破了七个哨所,这其中大半时间是用来赶路,真正的战斗,连五个小时都没有。“清国的士兵训练很差,战斗意志也不行,我们发动攻击的时候,只有少部分人敢于反抗,大部分人都是一哄而散,或者原地缴械投降,他们的武器装备也很差,只有少部分人装备了单发步枪,大部分人的武器装备极其落后,我们甚至在他们的仓库中还找到了一些长矛,就我看到的情况,我怀疑他们并不是正规军队,如果清国的正规军装备也是这个水平,那么给我一支一万人的部队,我有信心一口气攻破清国的国都。”吉米对清军部队非常不屑,结合自己看到的情况,吉米非常怀疑,自己的父辈是怎么被那些清军击败的。严格说起来,吉米算是第二代华裔,他的父亲参加了三十年前的太平天国运动,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吉米的父亲被当做“猪仔”卖往南美,吉米是在南美出生。虽然没有到过清国,但是吉米听自己的父亲提到过清军,虽然父亲口中的清军部队也不怎么强大,但是很明显还没有堕落到吉米所见的这种程度。这就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另一个时空清帝国有日本作对比,军备竞赛搞得日本政府差点破产,先别管清军部队的战斗力有多强大,至少甲午清日战争开始的时候,清军的装备水平还是很不错的,当时日本用的是单发步枪,清军中已经装备了连发步枪,甚至还有马克沁,但尽管是在装备占据优势的前提下,清军还是在战场上节节败退,所以装备从来就不是问题。最起码不是主要问题。“这只是清国的绿营部队,也就是清国政府组建的华人部队,他们的装备当然不可能太好,因为清政府的统治者担心这些军队会被人利用,之所以他们没有抵抗意志,是因为他们都是客军,虽然他们也有为国家作战的义务,但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李牧知道清军战斗力不强的原因是什么,这是好事,战斗力越弱越好。目前清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是中堂大人组建的北洋舰队,太平天国运动中名噪一时的湘军,已经随着太平天国覆灭迅速腐化,腐化的速度比中堂大人想象中快得多,或许清政府还有一些战斗力比较强的部队,但是清政府肯定不舍得把那些部队派到边疆来,对于清国统治者来说,保护京畿,比守卫边疆更重要。至于义务,好吧,让清国的绿营部队理解这一点比较难,没有开启民智的国家,民众最常见的行为就是盲从,这一点李牧在这个时代见多了。也不止是清国,美国现在教育普及的程度也不高,那么多人对骏马附属学校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拥有的教育资源各种羡慕嫉妒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清国和美国的情况还不一样,美国教育普及程度不高,是因为美国目前也正处于快速扩张期,美国政府就算想普及教育也没有能力,这一点未来会快速改变,随着美国的经济发展,用不了多久,美国的教育就会有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清国则是甘于堕落,甚至清政府是故意压制清国教育的发展,现在的清国还没有遭受大面积的战乱,如果清政府愿意,要说普及教育估计力有未逮,但是扩大目前的教育规模绝对是可以做到的,李牧也没花多少钱,就建起了骏马附属学校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老佛爷把修圆子的钱拿出来点投入到教育中,不需要多少年,清国的教育水平也能有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臆想罢了,老佛爷会把修圆子的钱拿来投资教育吗?不会!所以要推翻清政府。很简单的论证过程。“和装备以及战斗意志相比,清军的组织能力也不行,他们的部队缺乏应有的警惕,我们在二十天的时间内连续攻击了七个哨所,所有的哨所都全无防备,如果说攻击第一个哨所时他们没有防备还情有可原,但是一直到我们攻击第七个哨所,他们还是没有任何防备,对于一支军队来说,这几乎难以想象。”吉米很注意资料的收集,之前吉米一直在训练雇佣兵,知道李牧接下来要做什么。虽然清政府迫于无奈向汉人开放了边禁,但是现在的龙兴之地还是地广人稀,海参崴边境这边,几十公里之内都荒无人烟,这个清国哨所间的通讯带来了最大的困难,清军可没有为每一个哨所都装备无线电台的能力,有线电报现在还很稀罕呢。当然这也和吉米他们作战有力有关系,前前后后突袭七个哨所,吉米他们打得全部都是歼灭战,除了对第一个哨所大开杀戒之外,之后的几次战斗,雇佣兵们甚至连杀人的兴趣都没有。当然抢劫还是要抢的,七个哨所的财物全部被洗劫一空,按照李牧对清军的了解,甚至有哨所的主官根本不会向上报告,当然他们以后也应该不会再对移民下手,这一次的教训已经很深刻了。“别把他们当做一支真正的军队对待,除了少数精锐之外,清国的绿营就是住在兵营里的农夫,他们本身就不是用来作战的。”这不是贬低,如果不是清国在甲午清日战争中战败,清国不会成立新军,而因为李牧,甲午清日战争已经不会发生,所以这是个死循环。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堑永远在智之前,不让清政府吃亏,他们就不会改变,而李牧根本不会给他们改变的机会。“接下来休息一段时间,等春天还会有大行动。”李牧没打算扩大海参崴的战事,就像李牧说的,只是一个警告而已,只要清政府不干涉李牧的移民,李牧可以让清政府再苟延残喘一段时间。既然只是警告,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够了,这一次总理衙门反应很快,以最快的速度向美国驻清国大使馆提出抗议,要求美国公使解释海参崴的攻击行为。看看,色厉内荏的政府就是这样,都已经是攻击了,也只是让解释一下而已。美国公使的应对也很简单,要解释可以,但是要等美国政府调查以后再说。这就是推诿了,海参崴距离华盛顿万里之遥,美国公使要先向华盛顿汇报,然后华盛顿派人调查,有了结果之后在通知美国公使,这一圈下来估计能绕地球好几圈,明年春天能有个结果就不错了。李牧没心情看美国政府和清国政府扯皮,也没有留在海参崴等着看长跑比赛,圣诞节之后,李牧前往琉球,准备返回美国。“不等到攻破清国首都之后再走吗?”严顺还以为李牧会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回美国。“没有意义,我现在也要避嫌,切斯特给我发电报,让我解释对清国的攻击行为,有些话电报里说不清楚,干脆回美国当面聊,这一次你也知道了清军的战斗力,应该没什么问题,维护好和地方总督的关系就行。”李牧没什么好担心的,清国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已经被调往江南,要是雇佣兵连那些绿营部队和八旗都打不过,也就别提什么推翻清政府了,趁早回美国老老实实的去当亨利的接班人。另一个时空中,甲午清日战争是十年后的事,当时的清国上上下下被日本人硬生生的逼出来了忧患意识,结果清军的表现还是一塌糊涂,现在清国没有日本的威胁,琉球也没有对清国表现出来敌意,清国的环境比另一个时空更加安逸,正在发生的中法战争也给了清国更多的底气,李牧给严顺的战略也没问题,胜利不说是探囊取物也差不多,这时候李牧在不在远东都一样。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